疫情逼迫企业“休整”一个月 我是如何把坏事变好事的?

疫情逼迫企业“休整”一个月 我是如何把坏事变好事的?-僵尸病毒
编辑:库鲁伯亚拉洞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年02月23日 22:46:44

疫情逼迫企业“休整”一个月 我是如何把坏事变好事的?

原标题:疫情逼迫企业“休整”一个月,我是如何把坏事变好事的? | 我的复工故事

正常年份,欧本公司的管理人员年初七左右就要上班,正月十五左右工人全部到岗,各工地全面开工,进入一个新的工作年度。但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破了往年的节奏。这家有设计、有制造工厂的工程公司,是如何应对的?一起来听听欧本董事长陈明的复工故事。

相比餐饮等行业,我们还是幸运的,我们的1000名多现场劳务人员,由于采用的是劳务外包,放假期间不需要我们来发工资,有效缓解了企业的压力。

基于这样的思考,我跟核心管理团队进行了讨论,我们做了一些准备工作。听说某个渠道有比较优质的进口口罩,我预定了2000个,当时也不贵,到货早,质量好,带着舒服,可以重复用。这一点,让我们从容了很多。

我感觉,我们是用停产一个月的额外支出,换来一个月的思考、培训、整顿的时间。

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作为一个个体、一个企业,感觉自己就是沧海一粟,力量微弱。我们能够做的,也只能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,减少人群聚集、互相保持距离、个人做好防护。同时,做好力所能及的复工准备和活动,把个人的、企业的、国家的损失都减少到最低。

22年前,陈明创立了上海欧本钢结构有限公司。如今欧本已成为一家以钢结构和预制装配结构为特色的工程公司,总部有建筑结构的设计团队、在上海、湖北、南通设有工厂、全国有超过五十个在建设的工地,主要是工业厂房和物流仓库,开工面积约300万平米。

往年,忙忙碌碌,总是忙得“一年差一天”。今年不一样,疫情逼迫我们“休整”一个月——或许,正好让疲惫的灵魂跟上奔跑的脚步。

我们去年底在编制一本行业标准的规程,趁着这次疫情“假期”,我们每天组织讨论会议,每次还邀请一位业内大咖入群帮忙评审和分享,还起到很好的培训作用。我还给行业协会建议,用远程视屏进行正式的评审会;前几天协会发了公告,同意了我的建议,并且正式发函通知行业所有企业,这个阶段拟用远程在线评审方式。我们的规程有望三月份就进入正式评审阶段。这是一个创新的框架结构体系,我们期待这项技术会让行业眼前一亮。

首次听说有疫情发生,是1月20日晚上。那天我们刚刚开完年会,跟所有劳务班组结清了工资,部分管理人员提前启程回家过年。21日我还是去了位于浦东茂兴路的办公室,特意要求自己用“理工男”的思维,静静思考了好一会,提醒自己不要陷入“正常化偏误”——疫情既然来了,一定会有“蔓延—控制”这个过程。我该做什么,应该提前规划。

疫情一天天严重,跟我的预期非常接近;国家的管控也越来越严。我和管理团队沟通着过完年如何工作的问题——我们找到了“腾讯会议”这个很不错的在线会议工具,要求公司所有同事都下载。用了几次,体验非常好,越用越适应。各个部门都安排了密集的会议内容。从2月5日之后,每天的会议就没有中断过——搞培训、补制度漏洞、完善ERP系统、搞盘点、做计划、招聘、远程面试……其中,远程面试录用了6名项目管理人员,培训最多的一场有184人参与,有些同时一天参加多场培训,时间接近8小时……每一天都非常充实,收获满满,感觉时间还不够用。过程中,还挖掘出好多有想法、会演讲的人才,也察觉了不少问题。  2月5日之后,每天的线上学习没停过。

这几天,我们位于金山亭林的工厂已经在逐步复工,虽然有些工人暂时还出不来,我也非常理解政府比较严格的管控手段,病毒无形,病毒无情,做好防护隔离,人人有责;政府的要求,我们必须完全配合,每天做好员工的测温、园区的消杀防护,这一点容不得一点马虎。

我们位于浦东的办公总部,下周也打算恢复到办公室上班了。这段时间,我们通过会议,增进了沟通;天天在家,也养足了精神,大家都期待着2020年会做得更好。

告别疫情肆虐的冬季,我们用更饱满的热情,去迎接万物复苏,一个特别的春天就要来了。

停产一个月,我们直接的综合管理费用并不低,我想,这就是公司缴纳的“培训费”和“整顿费”。只要效果好,这个价格非常值得——往年想买都未必能买到。

疫情逼迫企业“休整”一个月 我是如何把坏事变好事的?

另外,我们没有贷款,无融资成本;办公、厂房物业都是自己持有,没有租金问题,也减小了我们疫情期间的压力。以前,总有人说我们经营太保守,这次,我也体会到“保守”的一定好处。

发生问题后,沉着预见,做好应对方案,积极努力利用本来可能失去的时间——“把坏事变好事”。

各个工地,预计也很快要陆续复工了。磨刀不误砍柴工,我们提前做好了各种准备,相信一旦全面复工,我们还能抢回一些失去的工期。

中国十大神兽|安禄山与杨贵妃|十大将军排名|棺材|世界地震|武则天历史|阴阳眼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